随手取个名儿。

囤些自娱自乐的歪笔涂鸦。

【凯柠】理想型真心话大冒险

*失恋产物,情人节快乐
*短打,很短,很短,一发完

“我喜欢你。”熟悉的声音用熟悉的语调说着熟悉的词,话语间的情感却陌生的。至少对凯莉来说。旁边隐隐传来少男少女的嬉笑声。

“我也是。”与妄想自导自演数遍的场景在现实中出演,她下意识快速回应台词本上推敲了许久的话,努力做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压住忍不住上调的尾音,使声音听起来有些轻快。

没有等到安莉洁的回复,电话对面传来忙音,没有感情的机械女声在远方萦绕,心跳声充斥耳旁。刚才的一幕幕在脑海里反复回放。

刚刚自己那声听着有点儿飘。她心里想着。

忐忑期待着下一次相见,却只是如故,心照不宣与平时无差地拌嘴,

不知如何面对,不知如何开口,不知如何印证各自的心意。







——————————————————
“凯莉,情人节一起出去吧?”

“本小姐会和你…”

“我应该算提前约好了吧?毕竟上次你也回应了…”

“…还愣着干嘛?去哪儿听我的。”




———————
双向暗恋,凯佬知道是真心话大冒险,但不知道是不是真心,就半开玩笑半真心回复。这不应该才是真心话大冒险的正确应对方式吗(。

给lof除除草,最近会发一下这段时间的脑洞,兜兜转转凯柠才是心头肉x呜呜呜呜呜她们真好

可能会填坑x

新文,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发出来
暑假还没开始就开学了,有点忙(。

【凯柠】cp群联文,无题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开头多可爱,这下真的丢人丢到lofter了(掩面

纯白GK:

感谢参与联文的小伙伴,大家都辛苦了(≧∇≦)/
@番茄酱mao  @幡然悔悟  @啪喀  @星一金鑫_今天画画了吗  @浔  @随手取个名儿。  @过氧化银 and原po
稍后也将给tag小伙伴送上群里的传图√
=====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顺着微风洒进卧室,窗玻璃上昨晚降下的雨水仍未蒸干。闹钟响起,床上的一团不明物体动了动,从纠缠不清的被子中伸出一只手将闹钟关掉。

正想着继续睡个回笼觉以弥补昨晚打游戏浪到凌晨两点半的后果,眼睛还没闭上多久,枕头底下手机震耳欲聋的来电铃声又将她吓得差点从床上蹦起。

心中的怒火不言而喻地蹿了上来,拨通按键正准备大吼一顿时,对方清甜的声音穿了过来:
“凯莉?我到你家门口啦。”

...诶?安莉洁...?

此时凯莉小姐终于想起了前几天分别时的邀请,对着电话连连答应着,胡乱洗了把脸后向门口飞奔过去。

开门,安莉洁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今天的人儿穿了件露肩小T恤,还搭配了条柠檬色的小短裙。她将目光从手机上转向前方,却看到的是凯莉放大的脸。凯莉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便扑进了对方怀中,并在满是柠檬清香的怀里伸了个懒腰。
说到底还是相处了多年,看着怀中的人还穿着睡衣,如同小猫一样眯着双眼,她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你昨晚又熬夜了吧?”轻轻叹了口气,安莉洁认命地拖着凯莉进了屋。

“就一盘而已...放假了你可不要拦着我,我说了要放飞自我的。”怀中那一团生物有气无力地喃喃道。

“......好好,别猝死了,我会心疼的。”

“诶——”凯莉抬起头盯着安莉洁白皙的脖颈看,然后上移看向小柠檬的眼睛,“你还是心疼我的嘛~”

“我不心疼就没人心疼你啦,快去换衣服洗漱。”

凯莉又伸了个懒腰,随后脱离了柠檬味的怀抱拖着步子走进卧室。

“……换好了吗?”

已经全副武装的安莉洁无奈看着还在镜子面前不断涂涂抹抹的凯莉,觉得自己这个交往了很久的爱人实在是没必要花这么多的时间在这上面。

“你已经非常漂亮啦!不需要在化妆啦!”

“嘻嘻!安莉洁的嘴真甜。”

正在涂口红的凯莉闻言高兴的亲了安莉洁一口,看着她脸上明显的口红印,凯莉露出了得逞的笑。

她微笑着拿出纸巾擦了擦安莉洁脸上的痕迹,然后享受着安莉洁温柔的为自己披上外套。

“准备好了吗?”

安莉洁握着手里剑向凯莉微笑,凯莉则是举起了自己手里的枪,朝安莉洁回以美丽而充满自信的笑容。

“当然!我可等不及要和你组队了!!”

话音落下,两个人的面前就出现了一个散发着危险气息的黑色漩涡。

她们对视一眼,眼里充满了笑意与兴奋,然后她们手牵着手走进了那个黑色的漩涡里。

“祝我们好运!”

异界的空气是那么的难闻,无时无刻不散发着令人作呕的味道。天空永远是黑色的,上面两个红色的月亮发出诡异的光,地上的泥土仿佛因为沾了太多的鲜血而成为了黑红色。

“啊!真是的!这群怪物还是这么烦啊!”

一枪嘣掉一个想要冲上来的丑陋魔物,凯莉着迷的看着不远处挥剑的安莉洁,她仿佛舞蹈般的战斗姿态让她轻松的砍下一个又一个魔物的头颅。

“……果然,还是安莉洁最美啦!”

“bang。”

又一个魔物的头颅落地,眼里还不忘散发着诡异的光,与天上两个红色月亮的光芒相映着。凯莉吹了吹枪口,转头向不远处她的队友兼爱人安莉洁一个wink,正对上了安莉洁结束了战斗深情的望着她的目光。异界恶心的空气中此时充满了恋爱的酸臭味。

“小心——!”

魔物的头颅突然凭借着那丝诡异的光飞起,疯了般向安莉洁袭来。凯莉还未来得及扣动扳机,安莉洁已经直直的倒了下去,诡异的光也一并消失。

“安莉洁!!”凯莉急忙往安莉洁的方向奔去,却是被地上的魔物尸块绊倒,摔了个踉跄。

“可恶…”凯莉顾不上被石子扎伤的伤口,急忙爬起来去检查安莉洁的伤势。

安莉洁的部分衣物已经被鲜血染红,而鲜血的源头是刚才因为魔物头颅撕咬,而不断流血的肩膀,伤口不深,但从里面流出来的血却是止不住。

凯莉整个人都慌了,连忙将安莉洁扶起来,让她靠在自己身上:“没事吧,伤口要不要紧?”

“还好,不碍事…”安莉洁安慰着凯莉,但因为伤口传来的痛感还是她不禁皱了皱眉头。

“可是……”

“吼——”

还没等凯莉将剩下的话语说出口,便被远处传来的吼声打断了。

    “什么?!居然还有…可恶!!”

    凯莉腾出一只手举起了枪,却突然发现前方的巨型黑影显然是个比刚才那些魔物都要麻烦得多的家伙。

    “偏偏在这种时候……”她心疼地瞥了眼衣服上沾满鲜血的安莉洁,将她往自己怀里拢了拢以示安慰。“别担心!我马上就解决掉它——”

   星月魔女的枪口指向了敌人,那双深蓝的瞳孔闪过一丝杀气,准确无误地将两发子弹送入了对方心脏。

    对于伤害安莉洁的人,她凯莉绝不手下留情。

    魔物发出一声哀嚎后重重向后倒去,这片充满着不详气息的异界不易久留,凯莉决定立刻带着安莉洁离开。

   就在这时,原本已倒下的敌人却如同被鬼附身一般再次爬了起来,伤口竟然也在不断愈合。

   这下轮到凯莉愣住了,她从腰际再度摸出枪时意识到自己仅剩的子弹已在刚刚用完了。
  
魔物正在不断向她们逼近,它每一下沉重的步伐似乎都在宣告着她们已被逼入绝境的残酷现实。

    凯莉咬紧了牙关。安莉洁受了重伤不可能再战斗,从刚才开始就抿着唇一言不发,一定是伤口太疼了吧…可自己也已弹尽粮绝,无计可施。难道她们就真的要终结在此了吗…

    不,怎么可以就这样乖乖束手就擒!!!即使没有武器本小姐也…!!

    嘴角轻轻上扬,星月魔女笑着,笑自己原来也会有做出傻事的一天。

    如果我能想办法拖延时间,让安莉洁逃出去就足够了吧?

    她没有注意到,有着冰蓝色长发的女孩子一直未从她身上移开视线,明亮的柠绿色眸子就仿佛看穿了她的一切心思。

    “安莉……”
    “凯莉。”
    “嗯?!”
    “…凯莉是大笨蛋。”
    “等、等等,安莉洁!!”

    她捂着还不断流血的伤口,跌跌撞撞走上前挡在凯莉与魔物之间,在凯莉还未来得及作出反应之前。

    那一瞬间。

    寒冰与利刃齐绽,巨大的冰锥反射着寒光向敌人坠落,空中扬起晶莹的碎片,纷纷扬扬洒下。

后面他她们是怎么离开的?凯莉忘了,安莉洁也忘了。她们相互搀扶着,拖着血痕,在崎岖的路上跌跌撞撞地走着。凯莉说,小柠檬,你真傻,有这份力气还管我干嘛,自己冲出去吧。安莉洁撇了撇嘴,轻轻笑了几声,用有些飘然的声音说,你不也傻吗,还来管我。

二人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理着,最后不知是谁先打了个酿跄,摔倒在地。岩石隔着布料磨着皮肤划的生疼,二人躺在地,没有再移动。肢体经过一番恶战显然已经到了极限,现在疲惫的感觉袭来,动弹不得,显然已经力竭了。安莉洁靠在凯莉的肩上,寒气冻住了伤口,变得有些麻木。树叶掩映间,漆黑的天空零星有星辰点缀,似乎明亮,却十分遥远,仿佛随时都会被黑暗吞噬。

“安莉洁,我可真荣幸啊。”凯莉看着无尽的天空,低声感慨道,“能和第十一起并肩作战还把她拐过来了。现在她的命可是在我手里。”

“但我很幸福,”安莉洁微笑着,眼底闪烁着喜悦的光,“能遇见你真是太好了。只是现在我不止命在你手里,心在被你偷走了,魔女小姐。”

“没想到被抓了个现行了,这么快就发现了。”凯莉佯作无奈状。安莉洁玩心不减,接着说:“那么魔女小姐可要好好补偿我,我的心可收不回来了。”

“那么,把我的心寄存在你那里吧。”凯莉的尾音带着俏皮的上扬。

“期限是一辈子哦。”

“一辈子啊。。原来是如此短暂吗。”

凯莉自顾自地说着,是的,安莉洁早已化成白骨,永远地离开了人世。而凯莉成为了【永生的魔女】

“不是说好了吗。。要一辈子在一起么,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说慌呢。。”空气似乎随着凯莉的情绪在扭曲着。

“呵呵,你似乎需要帮助呢【永生的魔女】,嘻嘻嘻嘻。。”

“你是谁!”凯莉厉声呵斥道。“本小姐现在心情不好,最好给我滚远点。”凯莉放纵着自己的情绪,她已经离开,那个自己生命中最大的闪光点,那人的一言一行,那人的微笑,那人温柔的话语,好似那人从未离开,眼前的一切只是一个噩梦,快点苏醒吧凯莉,这不是真的,当你睁开双眼那一刻你会发现那个姑娘就在你的面前,她从未离开。

“嘻嘻永生魔女,你在害怕些什么?逃避些什么?”声音的主人并不打算露面,语气中带着玩味,“是因为她的死?”

“你给我闭嘴!”凯莉愤怒的骂了一句,“有本事你出来和本小姐打一架!”

“嘻嘻嘻嘻,这枚炸药还真是一点就炸啊。永生魔女,我们来谈谈吧。”

“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凯莉收敛了情绪,脸色阴沉着,山雨欲来。

“就凭我能让那个人回到你身边,怎么样,我这边足够有诚意吧。”

“我凭什么相信你?”

“你已经动摇了嘻嘻嘻,信不信由你,我有能力能让你回到最开始的地方。”

“你想要什么?”

“不不不,我不想要,什么都不想要。”声音嘲讽的开口“我只是被人拜托了,要帮你这个忙罢了,那么来选择吧魔女,回去,还是一个人继续迎着未来。”

凯莉沉默许久,最终松了口气,不管是不是对方设下的骗局我都愿意一试,因为我是如此的爱你,如此的着迷。

“好,我答应你。”

“嘻嘻嘻……”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顺着微风洒进卧室,窗玻璃上昨晚降下的雨水仍未蒸干。闹钟响起,凯莉睁开眯着眼睛看了看。时间又回到了那一天……

手机铃如期而至,凯莉却没有接起,走到门口,拉开门,看着面前的人深吸一口气,将人死死的搂在怀里。

“凯莉你……”

“嘘……别说话。”凯莉的声音似乎有魔力一般,安莉洁放下心来,轻轻拥住面前的女孩。

“我在呢。”

=====end

【凯柠】一种美味


城堡里的童话书系列

————————————
*梗取自浙江高考阅读理解一种美味
*有毒,请事先备好解毒药瓶
*伪)童话风
————————————

安莉洁住在山上的一间小木屋里。有一天,她到溪流旁去捉鱼作为自己的午餐,结果鱼总是从她之间划过,留下冰凉的触感。她来了倔劲,结果不慎失足跌落。当她醒来时,已身处一个陌生之地,身上毫发无损。

我一定是到了天堂。她想,或许趁着天黑之前我能出去走走。

安莉洁不知道天堂和人间有什么区别,但是她相信也许是一样的。

她推开老旧的木门,木门发出“吱嘎”的声音。外面是一片漆黑,树伸出诡异的枝干,相互斜搭着。

或许我进的是地狱。安莉洁不着边际的想着。她有些害怕,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时期才来到这里。她是个善良的女孩,不应该在这儿。

她放轻了声音,悄悄问:“您好…请问有人在吗?”无人回应。

她悄悄退回房子里,发现厨房里传来一阵香味。是她熟悉又陌生的,过年时她的父母带给她的那种幸福的味道。

她寻找香气的源头,看见了一个穿着黑色袍子,带着尖顶帽子的少女拿着一根魔杖在指挥厨具工作。一个个厨具在她手中像是有了生命,欢快的跳着舞,有条不紊的劳碌。

“你醒啦。”少女转过头,她有一头漂亮的长发,戴着与身上服装色调不太相符粉色的星星发卡,眼睛是湛蓝色的,像晴朗时的天空。

安莉洁点点头,然后看着那个正冒着热气的浓汤,一排排豆腐滑落 ,和着锅里的葱,蒜,一下子香气一下子溢出。她站在旁边,肚子不适宜地叫了起来。

“为了补偿你,我们共进晚餐吧。”少女指了指一旁的盆子,安莉洁注意到那是一条正在游动的草鱼。
“我抢了你的午餐,真抱歉。”少女笑了笑,却丝毫没有歉意,“我叫凯莉,是个魔女,这里是我的家。”

“我叫安莉洁。”安莉洁点点头。

她向来对美食有很大的兴趣,只是近来来都在闹饥荒,家里也只有最简单的粗粮,就连豆腐也只是逢过节才能吃到的。之前正是见到了鱼才会如此兴奋,导致失足摔落。现在她看着那份美味正一点一点地缔造出来,自然是充满了欣喜。

“你先去坐坐,待会儿我给你端来。”凯莉指指旁边的餐桌,安莉洁应了声坐在那儿。

后面的事情安莉洁已记不太清了,她只记得她抿着鱼汤,一口一口地将美味填进胃里。凯莉只啜了几口,然后拖着腮,静静的看着她狼吞虎咽。

她澄净的眼底闪着一种光,陌生,却不让她感到抵触。就像晴朗天空中的灿阳,令人温暖。凯莉揉了揉她的头,让人心安。

凯莉提出让她在这里借宿,安莉洁答应了。

后来安莉洁帮凯莉收拾,看见那条草鱼躺在柴火边,指尖还有冰凉的触感。那条鱼大抵是在水开时奋力跳了出去。它墨色的眼中闪着诡异的光。

在光中,安莉洁看见了许多。她快步走到凯莉跟前,直截了当地问道:“凯莉,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凯莉摆了摆手,轻笑道:“好好好,真是败给你了,不愧是小柠檬。”

“这儿是我的家,这点我可没骗你,不过是我把你拐回来的。也是我救的你。”

“我们以前见过啊,不过你应该已经忘了。不过不要紧,我们重新开始也不差。”

“唔…”安莉洁点点头。她只是想问一下凯莉既然鱼死了,那么这儿也不是天堂或者地狱,那么这儿是哪儿呢。

那么就开始吧。

真幸福啊。




草鱼不禁戴上了它的墨镜。

——————————
魔女将女孩的刘海捋开,在额上烙下一吻。女孩起身在魔女脸颊上亲了一下。
晚安,好眠。
—————————

后续或者补充大概会有,尝试童话风失败,大概是废了。毫无逻辑不带脑子还ooc。
上个坑难产了,写点短篇混日子。

【雷卡/凯柠】男女神手把手教你谈恋爱16-30

*双cp注意避雷

*雷凯,童话组友情向

*AU.大学设定.私设多如狗.ooc有.


—————————

16

安莉洁是在新生联谊会上和卡米尔认识的,这件事情是她无意透露出来的。

“唔…就是那种在人群中一眼只看见了他,然后忍不住去搭话的感觉。”这是她的原话。

“她上来和我搭话,发现我们性格和爱好惊人的相契合,然后我们交换了联系方式,就聊上了。”卡米尔是怎么回复的。

所以相识是命运的选择吗?众人看着这两人心情复杂。

17

安莉洁和卡米尔交好以后,自然也认识了雷狮和凯莉。她第一次与那两人见面时,雷狮正准备讲手中的芝士蛋糕递给卡米尔。当卡米尔向他们介绍安莉洁时,出人意料的,雷狮摆出了一副彬彬有礼的谦和的模样,微笑着说:“你好,我叫雷狮是卡米尔的大哥。”

凯莉听完刚想嘲笑着反驳,结果雷狮抢过话语:“这是凯莉,我的青梅竹马。”卡米尔默默吃着蛋糕,不清楚大哥要完哪一出,但是也不会去拆他的台。凯莉神色复杂的看着雷狮。安莉洁大大方方的称赞了他们:“你们真般配。”

18

这个误会意外而默契的没有被任何人澄清,也就导致了凯莉和安莉洁后面的无奈。

19

一天晚上,凯莉敲开雷狮的小窗,单刀直入:雷狮,我想追小柠檬。

雷狮看着这条消息,刚想截图,凯莉接着说:别告诉卡米尔。

不愧是青梅竹马,虽然是假的,但真的了解我。心里想着,一边截了图,一边切出卡米尔的聊天窗口。

凯莉继续说:下次去酒吧我请客。

…了解我到心窝里去了。雷狮转手删了截图,回了一句:你把我当时没人了?怎么可能会干各种事,你别食言就好。

20

“所以你是让我给你打助攻?”雷狮看着咬着棒棒糖的凯莉。

“不找你找谁?别忘了误会的根源可是你。”凯莉拽了一下雷狮的头巾,生生将头巾拉下来了半截,“我觉得你也没必要用这个了——我看着你头上的大草原都快能帮安迷修养马了。”

21

“我相信卡米尔是爱我的,不用再说了。”

“是吗?”凯莉一挑眉,拿出手机刷出空间,翻开卡米尔空间二人合照拍照的大图晃了晃,“他现在是和小柠檬单独跑出去吃甜点把你晾在这儿了,我可是看你可怜才来陪你的。”

雷狮拍开了凯莉拽头巾的手,将头巾解下重新系上,一边说:“我觉得某人也是被晾在这儿了才来找我的吧。”

“还是那句话,彼此彼此。”凯莉夺过头巾,从包里翻出一个绿色的棒球帽狠盖在雷狮头上。“爱是一道光,如此美妙。”

“对了,这是上次答应给你的生日礼物,和卡米尔的那个应该是情侣款。”

你眼睛瞎了吗,青梅竹马小姐。雷狮坚信她只是为了找一个借口让他必须收下。尽管这个借口十分蹩脚而显示出主人的不走心。

22

回到宿舍,卡米尔看着雷狮手上多的一顶绿帽子带着复杂的神色看了他一眼,看的雷狮心里发怵。

“凯莉学姐的?”他直接发问。

“嗯。”雷狮回答。

“哦。”卡米尔对着麦对屏幕对面的安莉洁说:“凯莉学姐给大哥戴了一顶绿帽子。”

安莉洁:?

在旁边听着的雷狮:???

23

绿帽子是要戴的,人也是要追的。在凯莉看着那两人卿卿我我腻在一块的时候,轻轻点了点雷狮的肩,微笑着问:“我上次答应你的,喝酒去吗?”

卡米尔从雷狮怀里挣脱出来皱眉看着他。雷狮“嗯”了一声,“今晚和卡米尔安莉洁一起去?”

卡米尔这才作罢,拿出手机给安莉洁发了一条短信邀请。

雷狮看着卡米尔和屏幕对面的那人,开始怀疑卡米尔心中自己和朋友哪个重要那个问题。

虽然没什么好值得怀疑的。

24

最后四人没有去酒吧,只是翻窗出去到校外的一同学租的公寓内买了几厅啤酒。凯莉坚持买红酒,后来安莉洁劝了下才改成Rio。

四人都不太会喝酒,只是有人学的有模有样,有人青涩的很。几次下来,喉低泛着苦涩,脸颊微红。

他们四个开始谈天说地,凯莉对雷狮说初中我还借过你作业抄呢。

雷狮摆摆手,说小姐,我那会儿成绩一直压在你上面的。

卡米尔轻笑了笑说大哥还帮我写过作业呢。

安莉洁抿口酒,打趣着说学长你帮我把论文写了怎么样。

少男少女各怀揣着心事,说着心里的话,嘻嘻笑笑,最后只剩下安静的一场空荡的屋子和横七竖八的人。

25

也不知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只知道头疼的厉害。四人陆续转醒,安莉洁看着搭在她身上的凯莉的背包,腼腆的笑了笑,对着坐在一旁的凯莉道了声谢。

雷狮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看着卡米尔的睡颜,蜻蜓点水似的在脸颊上烙下一吻。卡米尔的睫毛微微颤动,这时听到一丝清晰的声音。

“咔嚓”。

雷狮马上睡意全无,看着笑的灿烂的凯莉晃着她的手机,才意识到自己又得多一个把柄被她抓住了。

不过也挺好,也算宣告主权了吧。

卡米尔不知道就行。

26

日子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凯莉也并没有因为这一次而破费,日子照样有滋有味。只是四人一起出去的机会渐渐多了些,到了14号看着凯莉送给安莉洁的酒心巧克力,雷狮才知道,她们在一起了。

现在的人,一言不合就脱单。

27

“其实安莉洁算是为凯莉学姐报的这所大学,本来她要去出国学理工的。”卡米尔咬着安莉洁转送的一部分巧克力说,“学姐在网上写过一些文字,安莉洁与她打交道认识以后才来的。这是她跟我说的。”

“所以一开始就是双向暗恋咯?”

“是啊,我一开始也以为是单向的。我也是。”

“我也是,世事难料啊。”雷狮揉了揉他的头,两手十指相扣,二人唇瓣相触,又很快分离。

28

安莉洁坐在上铺床沿上荡着腿,听着凯莉在电脑上仿佛有节奏般轻敲键盘的声音,思绪不知道飞往哪儿。

“你当时说出那种话干嘛?我还以为我认错人了。”凯莉偏头问道。

“唔…因为当时想把实话说出来吧。不过他看卡米尔是的眼神都不一样,只是说出来问的话不太礼貌吧。”安莉洁吐吐舌头。

29

所以说,配不配这种东西也只有当事人才知道。这种事儿不可能会有第三者能左右。

30

毕竟,再般配的两个人,别人再多的夸耀称赞,不如双方一句“我爱你”来得实在。



—————————
祝贺雷卡tag破1000!
有点小跑题x回忆杀完了就开始四人日常!
吃我凯柠安利呀

【雷卡/凯柠】男女神手把手教你谈恋爱1-15

*双cp注意避雷
*雷凯.童话组友情向
*AU.大学生设定.私设凯莉比卡米尔和安莉洁大.
——————————

1

几乎全A大都知道有两对男女神级别的情侣在谈恋爱,论坛上扒虐狗瞬间扒的火热,知名度也越来越高。最后更是多了一堆“后援团”“盼分会”一类的谜之团体。

很不巧的是,全校不知道的也只有四个人。而这四个人就是他们自己。

2

全世界都觉得凯莉和雷狮都应该在一起。据说他俩是初高中同学,算得上自小认识,性格随性至极,骨子里都有恶劣的要命。偏偏颜生的好,脑袋也算得上优秀,导致他们越来越耀眼。

他们两个似乎总是走在一起的,肩并着肩,凯莉捧着一本《飘》,俯身弯眸看着身边的人,一手扶在雷狮的小臂上。雷狮宠溺的笑着,伸手揉了揉凯莉的头,在她耳边低语。

后来这个场面被人无意间拍了下来,成了不知多少人的手机墙纸。

3

全世界都觉得安莉洁应该和卡米尔在一起。据说他俩在新生见面会上一拍即合,趣味相投,自此以后整体腻在一起。因为一次前两人引起的意外,照片被曝了出来,也红遍了校内半个论坛。

绯闻越传越多,偏偏二人也不知收敛。他们俩坐在草坪上,背靠背,安莉洁讲头枕在卡米尔肩上,指着远处窃窃的笑。卡米尔将围巾下拉了些,将帽子扣在她的头上,两人两手侧靠在一起,小指轻勾住。日光下澈,不知触动了多少人的心。

后面这个场景被人有意拍了下来,不知道让多少人内心悸动了下。

4

然而这时,在你讨论你家雷狮男神有多闪多虐狗的时候,他正将卡米尔抱在他的腿上,环住他的腰,头靠在背上小憩。

在你讨论你家卡米尔有多可爱的时候,他正坐在雷狮的腿上刷着论坛,转身轻拍了拍身后自家大哥的头,一手给《论那对青梅竹马的感情发展史》点了个赞,顺手在楼下@了安莉洁。

在你讨论你女神安莉洁有多美如画,和卡米尔多般配的时候,她正坐在书桌前咬着棒棒糖,和卡米尔连着麦。看到消息回复以后点开网页,看着里面的内容轻笑了几声,将手机递给坐在书桌上悠然喝茶的凯莉。

在你讨论你凯莉大佬和雷狮的可行性时,她正接过安莉洁递给他的手机,顺手将网址复制给雷狮,并在下面回复了句“好棒!他们两个真是太配了呜呜呜呜呜呜”。

5

所以当雷狮听到手机提示音迷迷糊糊转醒时,看到安莉洁给自己发的网址和她回复的内容后,想也不想就直接给凯莉发了一条消息:“挑拨离间还没玩腻吗?”

凯莉认真的解释了一下:“不是挑拨离间,就当网络小说品台来阅读。”

她又补了一句:“主角是你和我,小卡米尔和安莉洁也有戏份。看着挺刺激的。”

“我和你认识这么久我才知道,原来你背着我找了这么多女人。幸好你心里只有我一个。”

6

雷狮和凯莉是青梅竹马,全校都知道。

雷狮和卡米尔是亲戚,全校也都知道。

所有人都觉得他们三个的童年应该很美好,卡米尔说:不可能。

7

雷狮高中算半个不良,凯莉倒真是一个好学生。这并不代表二人的立场是对立的。相反,用卡米尔的话来说,他们两个的关系准确来说应该是狼狈为奸。两个人的爱好总是惊人的相似,并总是以戏弄对方为乐,偶尔也会一起捉弄某一个人。

拜他们所赐,现在能捉弄到卡米尔人都快绝种了——毕竟是被练出来的。

8

当初雷狮和卡米尔表白的时候其实也有凯莉的一份功劳。

是的,因为这件事情凯莉被雷狮暗自算计了好久。比如喝酸奶习惯被抢,吃方便面调味料被扔。

凯莉拿起紫堂幻的调味料撕开放进去,一边嘲笑他:“你是小学生吗?还计较这些东西。”

卡米尔站在他大哥后面心情复杂。他相信大哥只是为了找一个机会打击报复而已。收手的话腻了再说吧。

因为这件事情本身对他没有任何坏处。

9

当时只是有人托雷狮代写情书,雷狮见交情不错也就写了一纸飘逸的字,谁知那封情书最后给了凯莉,凯莉不知情,抱着恶趣味的心理随手塞给了路过等雷狮的卡米尔。

凯莉随口说是一个小女生请求她递给卡米尔的,只想看看卡米尔脸颊泛红害羞的模样。谁知道卡米尔一打开信封就变了脸色,嘴唇微扯动了下,将信重新叠好塞进去还给凯莉。

凯莉也没看信封,直接煞有介事地忽悠卡米尔那个女孩有多好,她的洒脱,帅气,随性——反正原型是雷狮,卡米尔也应该听得出这是个玩笑。

卡米尔只是轻瞥了她一眼,问:“真的吗?”凯莉点点头。卡米尔说:“你拆开信看一下吧。”

10

凯莉小姐花了一晚上时间来思考怎么圆这个谎——开什么玩笑,大概是自己恶友的一个恶作剧结果成了这样,字这么明显还玩什么匿名表白?

后来,她索性放弃了,大半夜给雷狮打了个电话,认真地讲述了来去龙脉,试图将锅推过去。雷狮继续推锅,说那个男生表白的是你,也应该是你的锅。

二人沉默了许久,雷狮最先打破沉寂,问:“要不我直接坦白算了?”凯莉“嗯”了一声,说:“还是道个歉吧,不过这种误会澄清就好了。”

“那我看看能不能翻到初中部宿舍那儿去。”接着凯莉听见了电话对面“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电话就被挂断了。

11

第二天凯莉见到雷狮时,和平常没什么两样,卡米尔也依旧站在雷狮身后一步的位置,啊,除了他们两个牵在一起的手以外没有什么不同。

Wait???

12

雷狮对凯莉说:“谢谢你,我们已经在一起了。”

凯莉:“???”

13

他们在一起一段时间后,凯莉主动问起了这件事:“那天晚上你去说了什么?”

雷狮摆摆手,拿起一瓶可乐,摇了摇,递给凯莉,一边打开另一瓶,猛灌一口。“也没什么,就跟他讲我说的是真话,问他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然后他就这么答应了?”凯莉接过可乐,顺手接着摇了几下,再推给雷狮。她耸了下肩,“别告诉我你们两个双向暗恋很久了。”

“猜对了,不愧是我的青梅竹马。”雷狮无奈地说,“我和他的关系大概已经发展到了谁都离不开谁的程度,神知道到底是亲情还是爱情?”

“唔…的确没必要纠结这个问题。我可不好意思被你叫做青梅竹马。”凯莉毫不避讳地说。“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怼我?”

“谁知道呢?大概是让我更煎熬了。之前暗地里打算三年后再下手,现在得光明正大的打算了。”
“衣冠禽兽。”

“彼此彼此,你不会比我好到哪儿去的。”

“这点你还是放心好了。”

“拭目以待。”

14

说实话,凯莉是在他们在一起以后才开始了解卡米尔的。一开始她只是单纯的把他当成雷狮的小跟班来看待,后来卡米尔就变成了名义上“青梅竹马的男友”了。不过二人也不是经常在一起歪腻,只是雷狮上课玩手机的频率明显增加。

能干什么?聊天嘛。有恋人不拿来宠还给别人宠啊?凯莉看着旁敲侧击提醒雷狮却被全然无视的老师,心里这么想着。

15

即使是上了大学以后二人的斗争仍没有结束。
他们仍为一个观点争论不休而快要大打出手。雷狮按着凯莉的头,凯莉扣住雷狮的小臂,相互怒目注视。安莉洁因为视线被挡住了侧着头,食指指着着远处问卡米尔你觉得会不会打起来。

卡米尔沉思了下,说:“应该会。”

安莉洁说:“那我赌不会,输的人到请一周的蛋糕。”

“不许反悔。”

“你不反悔就行,拉钩吧。”

只是四个人怎么也想不出来,就这么一个场景还火了半天。这两张照片在大学论坛里火了好久。被人用做墙纸,被誉为触动心灵。

所以舆论是世界上最不靠谱的东西。





———————————
于是入了冷cp.吃我凯柠安利呀.
下一篇有生之年系列.
有人看就接着往下更吧.